登陆 注册
XML 地图| Sitemap 地图
小说

老赵家的饺子

来源:阳泉矿工  编辑:张园园  时间:2020-07-23 09:14:49   点击:

明年再吃

1972年,老赵还是“小赵”。

已入正月,从矿上下班回来的老赵路过肉铺,看了看柜台上摆放的猪肉,用那不知道补了多少回的鞋来回蹭灭了刚刚扔掉的烟头,一跺脚,快步来到柜台前,仿佛稍慢些,他就得反悔一样逃出去。

“给我秤一斤,不,二斤猪肉。”老赵从棉衣里面的口袋掏出手绢,小心翼翼地从中取出4张肉券和1块4的毛票递过去。快过年了,老赵要买些肉孝敬孝敬母亲、慰劳慰劳媳妇,还要给孩子解解馋、给弟弟尝尝鲜……仿佛买的不是二斤,而是二十斤。

拎着猪肉,老赵像拎着整个家的春节。孩子看见老赵回来,还拎着肉,放下和泥打炭的营生朝老赵奔去,好像要生吃了那点肉。

“让你和泥,你不好好和,还有你,写什么作业,赶紧生火去,再耽误把你书扔进火炉里……”迎着老赵出来的,是媳妇的大嗓门,那个需要照顾一家老小七八口人生活的大嗓门。老赵媳妇一边催促着不大的孩子承担一些他们力所能及的家务,一边接过老赵买的肉,放在一个扁扁的箩筐里,再好好吊在屋子外的墙壁上。

终于到了大年二十八,离除夕吃饺子的正日子还有两天,老赵媳妇从仅有的二斤猪肉上划了一条下来,仔细比了比,把多的那条又挂了回去。剁陷、腌肉……不到一斤肉的活儿一会儿就干完了,她完全可以除夕再做,但她悄悄和老赵说:“早点弄,大家有个盼头。”

除夕早上,老赵从地窖里拿出两棵大白菜,剁成馅,一笼布一笼布地挤了水,和前天腌好的肉馅一拌,和了一盆看不见肉的肉馅。中午喝了撒的一家子,早早就饿了,孩子更是吵吵着要吃饺子。不到下午3点,老赵家的年夜饭就开始准备了,一家子乐呵呵聚在一起,擀皮的擀皮、包的包,不一会儿,大年三十的唯一主角——饺子就准备好了。小女儿舔了舔和馅的筷子,开心地盯着锅里翻滚的那一个个白肚皮。

孩子敞开肚子,吃着怎么吃好像也吃不够的饺子,老人也吃得喜笑颜开,自觉跟着儿子过上了好日子。过了除夕晚上和初一早晨,连着两顿饺子后,老赵家又开始了一年365天有363天是早上稀撒、中午酸菜抿圪斗、晚上白菜面条汤的标配生活。

大年初五,老赵想给家人再吃顿破五的饺子,可媳妇没让。“咳咳,你一个月60块钱工资,养活这么多人,咱还是省着点吧,明年再吃。”老赵吐出的烟圈正巧碰到媳妇向他说的话。

女儿的婚事

1985年,老赵的孩子都到了结婚的年龄,三个女儿出落得水灵,一个个白白的,似乎白菜也能滋养人。

对待她们的婚事,老赵特别上心,矿上有人找老赵说亲,老赵想想都没同意。“下坑的工作忙、不顾家,不能让咱的女儿找。”老赵和媳妇说:“你就辛苦了半辈子,闺女不能走你的老路。”

终于,老赵等来了他满意的人选。老李家儿子与老赵家大女儿年龄合适,是个司机,一个月有50多块钱的收入,老赵很满意。老李托中间人说,要上门相一相老赵的闺女,老赵当即就同意了。

想到第一次见面,老赵决定留下人家吃一顿饭,再喝点酒,多接触接触,也能了解对方的情况。在思考吃什么招待准亲家的时候,老赵说没有比一顿饺子更好的了。此时的老赵,工资已经涨到近100块钱,家里孩子都有了工作,虽说还不能常常吃饺子,但也不需要像过去那样拿不定主意了。

约好日子的前一天,老赵媳妇去肉铺结结实实割了二斤肉,还买了白菜、鸡蛋、韭菜、豆腐、黄瓜干、花生豆,花了十来块钱。这次,她没有把这些稀罕美食先藏起来,而是立马大大方方让大伙儿好好过过瘾。

多年的习惯,让她还是在前一天就开始剁陷、腌肉,不过这次是因为第二天还要准备素馅,她怕来不及,招待不周。

相亲那天,老赵拎着一瓶攒了好多天烟钱才买的好酒回了家,推杯换盏之后,两家都很满意,孩子也没有反对,赵家大女儿和李家儿子就算正式开始交往了。后来,他们结了婚,每次大女儿领着丈夫回家,老赵都让媳妇给他们做饺子,老赵相信:“饺子就酒,越吃越有。”饺子,成为老赵家招待女婿的标准餐。

困难会过去

1998年,老赵媳妇已经离开3年了,老赵从不习惯到不得不习惯、再到习惯,一个人做饭,一个人吃饭,孩子都已成家立业,外孙都十多岁了,除了自己,再没有人需要老赵养活。530多块钱的退休金,反而让老赵不知道吃什么好了。

媳妇走后,老赵从来没自己一个人吃过饺子,他嫌麻烦,也怕想起他那大嗓门的媳妇。只有孩子带着外孙过来看他时,他才会好好地准备一顿饺子。

那年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孩子回来的频率增加了。老赵后来知道,煤炭市场低迷,矿务局实行人人二百三,共同过难关,老赵一家子都是矿务局职工,除了老赵一个退休的,自然人人都在难关上。1999年春节,大家聚在一起,还像多年前一样包饺子,老赵拿出几枚一块钱的硬币,专门包到了饺子里,他和孩子说:“困难总会过去的,谁吃到包着钱的饺子,谁今年就能多挣钱。”

饺子出锅后,老赵盛了一碗,放在每年只有过年才会请出来的母亲和媳妇的遗像前,还为她们点了香。摸了摸那黑色的相框,老赵想说什么却又没说。

另一边,借着老赵的吉言,孩子自然是愿意梦想成真的,饺子吃的比平常多了一些,味道好像也比平常的更香。最后,老赵一家子人人都吃出了硬币。这个年,大家过得喜笑颜开,没有人去追究老赵包的那几个饺子特殊的形状。

老赵的外孙不爱吃饺子,他们似乎感受不到饺子的稀罕,但这并没难住老赵,他可是记得清楚:老二的孩子最喜欢吃炒菜花、老三的孩子最喜欢吃烧茄……烂熟于心的各家喜好让饭桌越来越丰盛,往往吃到最后,饺子已成为吃不下去的那个配角,老赵只能给孩子下命令,一家50个,必须打包走。

那几年,为了过难关,老赵的孩子各显神通,有的出去做个小本买卖,有的守在单位搞技术创新,终究是将日子又过好了。渐渐地,到老赵这“报到”的次数又少了,但不管怎样,老赵照常给大家做饺子、带饺子。

幸福的味道

2019年,老赵的孩子都退休了,外孙也到阳煤上了班,第四代人都活蹦乱跳的了。老赵的身体还很硬朗,快90岁的人,身边不需要人照看,每天生活规律,让人羡慕。

老赵一个月能拿到四五千块退休金,孝顺的孩子日子都过得很好,轮番送衣服、送菜、送肉,老赵似乎什么“出项”都没了,不必再发愁买不买,而是发愁买什么。

快立冬的时候,老赵去超市想挑一台榨汁机,详细地和店员询问了用法后,他买了一键操作的高级榨汁机,还给免费送货上门。之后,老赵悠哉悠哉地去买了菠菜、火龙果,回了家。

立冬那一天,孩子早早来到老赵家,要为他包一顿他最爱吃的饺子。大女儿拌好馅,刚准备去拿面和面,老赵拿出用新买的榨汁机榨的菠菜汁和火龙果汁,和女儿说:“来,和两块彩色的面,给小朋友包饺子。”女儿说:“爸,你可不用惯着他们,大家小时候可连白面也吃不了几顿。”重外孙看着红的面、绿的面,非要和大人一起包饺子,揪一块绿色的面放在上面、揪一块白色的面垫在下面,卷啊卷,老赵的重外孙捏出了一颗“大白菜”,像极了当年老赵从地窖里拿出的大白菜。

吃饭间,一家子阳煤人谈起的话题离不开阳煤,大家谈到阳煤的新兴产业、谈到阳煤近几年的高质量转型发展,充满无限欣喜和期待。  

孩子走后,老赵拿出媳妇的相片,擦了擦上面的尘土,说:“媳妇儿,你要在就好了……”


XML 地图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| Sitemap 地图